播放记录

五恶魔

状态:高清
类型:生活 战争 益智
年代:2022

播放地址:

不能播放,报错

《五恶魔》剧情简介

五恶魔影片简介:

作者:相忘于江湖


1949年11月27日,二野解放重庆的炮声已清晰可闻。


在蒋氏和毛人凤的授意下,白公馆对关押的前进人士举行了集中残杀。


这一天,300余人遇害仅15人侥幸逃脱,这就是震动中外的“11﹒27大残杀”。三天后,山城重庆解放,白公馆、残余洞和松林坡遍地都是义士的尸体,甚至还有不满周岁的婴儿。


现场的惨状让人不忍直视,收拾整整理义士尸体的指战员默默向义士在天之灵发誓:


必定要活捉活捉殛毙义士的刽子手,尤其是批示此次动作的特务头子徐远举,加上救死扶伤的残余洞徐贵林杨进兴、张界和漆玉麟共“五大恶魔”,必定要让他们血债血还。


跟着大西南解放,“五大恶魔”纷繁隐蔽起来。可是,天道好还疏而不漏,看苍天何曾饶过谁?跟着我军大规模动作,这些披着羊皮的狼也以各类花式就逮浮出水面。



解放大西南


一、徐远举:病亡于功德林的黄埔七期

徐远举,1914年降生在湖北大冶一个官商世家,自小遭到很好的教导。


10岁时,徐远举本人取名“鹏飞”,表了然志向。12岁时,因为家道中落停学,14岁进进桂系随营黉舍。蒋桂战争掉败后,随营黉舍改名黄埔武汉分校,徐远举糊里糊涂就成了黄埔七期。


毕业后,徐远举在江西“围歼”红军处处碰钉子,因此脱下戎服逃到武汉。1932年,戴笠中兴社招揽黄埔生,18岁的徐远举顺利进围。1935年,20岁的徐远举护送班禅进躲,为本人博得了仕途资本。


此后,徐远举步步高升:西昌站中校站长,财务部四川缉私处上校副处长,军统成都站、康定站、西昌站。1945年,31岁的徐远举任重庆军统动作处副处长,第一战区官长部查询拜访室少将主任。


抗战竣事后,把握军统大权的徐远举“竭尽忠智,为非作恶,擢举事数”,对西南地下构造破损很大。策划白公馆和残余洞大残杀后,徐远举逃到昆明。卢汉起义后,徐远举被拘系进狱。


1956年,徐远举被移送功德林。1973年1月,突发脑溢血死亡,时年58岁。



徐远举


二、徐贵林:卖菜碰到熟人的“猫头鹰”

“五大恶魔”中,“猫头鹰”徐贵林是杀人不见血的狠人。


徐贵林,原名徐天德,河南安阳人,1939年,20岁的徐贵林加进了学兵团。


1940年,调任重庆特务团当班长,是“四大金刚”之一。1942年,随戴笠到梭巡总队当班长,1945年,调放哨总队警务组。1946年调白公馆看管所,1947年调任残余洞第二看管所看管长。


徐贵林长得五大三粗、收留貌丑恶,动辄掌掴、拳脚相加,在他手里被熬煎致死的反动志士不成胜数,人称“猫头鹰”。徐贵林介进了奥秘殛毙江竹筠等31位义士,还在残余洞大残杀后放火焚尸。


重庆解放今后,走投无路的徐贵林逃到南部县,投奔胡宗南76军80师。可是,中断港尽潢的80师在三台县被全歼,徐贵林也做了俘虏,被遣返后跑到重庆南岸躲到岳父王德功家里。


1950年3月,一位挑着菜担子的小贩出如今弹子石裕华纱厂眷属区大院内,刚巧被曾关押在残余洞的纱厂托儿所叶兰英看到。在辩说菜价的进程傍边,叶兰英发明小贩既不像菜估客又不像乡下人。


叶兰英多看了一眼:这不是“猫头鹰”徐贵林吗?叶兰英以回家拿钱为由,很快拨打了重庆军管会公安部分的举报德律风。1950年5月,被捕2个多月的徐贵林被押赴刑场,履行枪决。



残余洞


三、杨进兴:暗示积极的“第一杀手”

在“五大恶魔”中,心慈手软的杨进兴号称“第一杀手”。


杨进兴,1917年降生于浙江宣平,23岁加进戴笠的军统,第二年即调任重庆看龙门看管所。因为长得杨进兴身段高大脸孔狰狞,在看管所又心慈手软,死在他手里的反动者和前进人士多达300余人。


1946年8月,杨进兴殛毙罗世文、车耀先,然后浇上汽油焚尸灭迹。


1949年9月,杨虎城一家上当到戴公祠“暂住”。刚刚走进门口,杨进兴带领小特务簇拥而上。刽子手王少山一刀扎在小萝卜头腰里,8岁的孩子倒在血泊。杨虎城回头的一瞬息,被熊祥挥刀一阵乱砍。


杨虎城将军的夫人徐林侠、秘书宋绮云,也没有逃过刽子手的屠刀。看到杨虎城一家纷繁倒地,丧尽天良的杨进兴还不死心,走向前一一补刀。就连杀人的刽子手,也被杨进兴的举动吓傻了眼。


重庆解放后,杨进兴假名“杨大发”躲到四川南充青居乡三村,还凭着暗示“积极”被大众推举为临盆合作组组长和乡里的“先进劳动者”。1953年秋天一场运动,让他彻底露了破绽。


经由下级审核,来历可疑的“杨大发”被揪了出来,并在1958年5月履行枪决。



杨进兴


四、张界:不堪被戴“绿帽子”的“毒蛇”

假如说殛毙江姐徐贵林和杨进兴是虎伥,张界则是主凶。


和外表魁伟的徐贵林、杨进兴比拟,张界不单为人恶毒并且有很多熬煎关押人员的“手段”,好比夹手指、坐山君凳、灌辣椒水、竹签扎手等当代罕有的严刑,都是这个“毒蛇”的拿手“好戏”。


1948年春,重庆市委书记刘国定、副书记冉益智哗变致使130多人被捕。


在审判江姐的进程傍边,张界亲自往江姐十根手指里钉竹签。俗语说“十指连心”,江姐在现场一次次昏厥,又被张界亲自用冷水泼醒继续钉。看得现场的刽子手,一个个惶惑不安冷汗直流。


可是,张界至死也不会想到,在江姐如许的反动者眼里,信念比性命更紧张。


1949年11月,眼看刘邓大军行将解放重庆,蒋氏和毛人凤亲临授意,对关押人员“就地措置”。三天今后,重庆解放。跑到杨元森残部的张界很快成了俘虏,和徐贵林、杨进兴一样行使假身份骗到一份“斥逐证”,跑回江陵和小妻子、孩子过起了布衣庶平易近的生存。


1954年,运动一浪高过一浪,做贼心虚的张界一人逃回老家。


让张界做梦都没想到的是,单独在家的“大妻子”居然搭上了一个相好。张界气可是将妻子打了一整理,被大妻子和相好跑到公安部分告了密。很快,张界的问题被查清,1957年秋,被履行枪决。



江姐


五、漆玉麟:会骑“洋车”的劳模

在“五大恶魔”中,就逮体式格式最奇葩的莫过于漆玉麟了。


漆玉麟是江西萍乡人,原名叫宋成全,17岁因为争强斗狠致人重伤,远投武汉堂侄宋惠各(假名周大烈),又在他的保举下进进了顾顺章举办的培训班,开端了本人的特务生活生计。


1933年,漆玉麟在保定破损了河北地下构造,拘系马玉龙等56人。


1935年,漆玉麟随垂问团到重庆。1944年,到看龙门看管所。因为弹压平易近主运动,查封《新华日报》、破损川东、川北、川康地下构造,屡次遭到奖励。漆玉麟手上,沾满了陈然、江姐、李青林等义士的鲜血。


重庆解放后,漆玉麟先是跑到华蓥山,后来又潜回江西萍乡安源镇九荷村,从新用回“宋成全”的名字,土改分到一间屋子和四分半水田,和一个年轻孀妇结了婚,还被选举为劳动圭臬标准


1957年5月,村长的儿子在村边演习骑“洋车”(自行车),一次次栽倒在地。正在地头劳动的宋成全看不下往主动上前指点,还亲自跨上单车骑了一圈。村平易近大开眼界,有人却起了狐疑。



学骑自行车


一个老夫会骑“洋车”,村治保主任王祥云很快申报了公安机关,可是查无实据。


可是,宋成全却被曾在重庆经商的成衣店老板聂玉和认了出来,这下躲不住了。1958年2月,漆玉麟被捕。1965年被判处死刑,改期两年。还没比及那天,这个杀人恶魔就在劳改队病死了


【深耕战争史,宏扬正能量,欢迎投稿,私信必复】


《五恶魔》相关视频

评论

  • 评论加载中...

首页

大海电视剧

返回顶部

大海电影

会员中心